十点一刻

优质内容+付费 俄罗斯独立电视台生存法则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媒 > 正文
作者:宋菁华   时间:2016-08-25   阅读(252)
来源:搜狐媒体
两年前,我们的订阅者知道他们是在拯救我们的频道,在挽救言论自由。但现在,他们明白自己已经不是在拯救我们了,而是在购买优质的内容。局面已经有一些变化了。

(提要)秘诀是优质内容+订阅

  文|宋菁华

  “雨”,这个以尖锐内容著称的独立电视台曾在“列宁格勒围困调查”丑闻之后走入绝境:有线网络和卫星网络被切断,广告商纷纷撤资,失去了百分之九十的经济来源。  俄罗斯政府对独立媒体的监管一直未曾放松,“雨”(Дождь)则是这些俄罗斯独立电视台中最特殊的一个。

  三年后,他们将重心转移到付费网站订阅上来。这不仅仅是一个商业决定,还是唯一可以帮助他们渡过难关的经济支柱。在这个媒体环境剧烈变化的时代,付费订阅变成了他们唯一的出路。

“雨”网站页面

2

“雨”网站页面 [保存到相册]

  “雨”是由亚历山大•维诺库罗夫和妻子娜塔莉亚•辛婕耶娃于2010年成立的独立电视台,24小时连续播放原创电视节目,节目类型包括新闻解说、脱口秀、名人访谈和互动讨论,内容则涵盖时政、经济、娱乐、艺术和文化,如新闻节目《此时,此地》,经济学家访谈节目《金钱》,与观众讨论热点问题的网络节目《科济列夫》等。2013年9月,“雨”开始尝试收费观看制度,并开始将重心转移到自己的网站平台。目前,“雨”有接近200名工作人员,有10至12人专门负责网站。

  成立以来,“雨”报道过2011到2013年在俄罗斯发生的抗议运动,揭露官员的违法行为,对现任政府的弊端有过很直白的批评。可以说,“雨”对政府毫不手软,相当数量的报道都涉及敏感话题:如何看待亚罗斯拉夫尔前市长;哪些公司资助了执政党“统一俄罗斯”,这些公司怎样从与国家的合作中挣钱;谁是俄罗斯的网络罪犯;俄罗斯改革周期;全球浪潮下的专制;普通公民和官员受到的刑罚有什么不同……他们甚至还曾经调查过普京的私人厨师和御用记者。

  但是,“雨”并不希望网站被描述成“反对派”,因为“这就是我们对政府的批评,我们希望给双方一个交流的空间。”

  除了付费节目,网站上还有相当数量的视频和文字内容是免费的。报道也并非完全涉及时政,还有一些轻松愉悦的节目,例如对唐宁街10号的永久居民Larry展开讨论,或者看电视记者在新闻室展示Pokémon Go。

  截止到现在,“雨”在Facebook上有超过一百万的粉丝,在Twitter上有接近两百万的关注,有7万多名付费用户在网站上订阅他们的节目。平均每月网站都有四到五万独立访问者,内容浏览量最高能达到27万,网络观众在过去三年里翻了三番。现在,付费用户的订阅占“雨”全部收入的60%,其他收入则来自广告和其他平台的转播。

  在2013年,建设付费墙还只是一个探索性的尝试,当时广告收入还是“雨”的主要经济来源。“雨”电视台数字主任列娜•克里斯蒂娜在采访中说,当初他们并没有想到,付费制将成为他们的未来。

“雨”的Twitter主页

“雨”的Twitter主页 [保存到相册]

  也许很难想象,这个现在看起来欣欣向荣的电视频道在两年前几乎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连维持电视台的存在都成了一个大问题。

  2014年,“雨”传出了“列宁格勒围困调查”丑闻。在这之前,有1200万人在电视上观看他们的节目,他们的未来看起来还一片光明。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一下列宁格勒围困。列宁格勒即是现在的圣彼得堡,列宁格勒围困则是二战时期“人类历史上最鲜血淋漓的围困”。苏德战争爆发后,从1941年9月到1944年初,德国军队对列宁格勒实施了长达900天的围困,切断了列宁格勒一切的运输通道,用饥饿扼杀了这座城市。苏联官方统计材料显示,当时城内有64.2万人因饥饿而死亡。最后,城中只剩下56万人,仅为包围初期的五分之一。可以说,列宁格勒围困称得上是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

  2014年1月26日,在庆祝列宁格勒解除围困70周年到来之际,“雨”电视台的直播节目《业余爱好者》在讨论中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了拯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应不应该投降交出列宁格勒?”随后,这项调查以简短的问题形式发布到“雨”的Twittter主页上。至少在当时,他们还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问题调查。

  然而,这个不妥当的问题一经发出就引起了Twitter用户的强烈反应和媒体人士的批评,被认为有一种侮辱和亵渎的意味。有观众愤怒地说,“这个问题可以解读成这样一句话:‘用这么多人的生命来换取胜利,值得吗?’听起来非常讽刺”。约20分钟后,这个问题被删除。随后,“雨”网站总编伊利亚•克里申发表道歉声明,“雨”电视频道也在节目中向“所有被伤害的人”道歉。

1

  此次事件的影响程度之大是超乎想象的。“雨”电视频道的办公楼前发生了一系列抗议,抗议者叫喊着“关闭这个电视台!”除了普通民众,政治家也对此次事件做出谴责,国家杜马副主席伊琳娜•伊洛瓦亚称这个问题调查“试图恢复纳粹主义”,同于犯罪。俄罗斯文化部长弗拉基米尔•麦地夫在Twitter上写道:“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些人。他们根本不是人。”总统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在采访中指出“这个问题调查超出了所有人民能接受的道德和伦理底线。他们越过了法律,越过了警戒线”。国家委员会长瓦莲京娜•马特维耶科称它是“一种亵渎”,但反对就此将电视台关闭。

  随后,许多有线电视运营商停止播放“雨”的节目,雨的有线网络和卫星网络被切断。2014年1月30日,俄罗斯检察机关开始对“雨”电视台进行调查。调查指出,“雨”违反了俄罗斯联邦媒体法第49条——“在职业活动中,记者必须尊重法律,尊重公民和组织的荣誉和尊严”,声称“雨”电视频道“侮辱了那些尽全力对抗德国纳粹的军人和被围困的列宁格勒居民。”

1

  当然,也有一些支持的声音。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专栏作家乌里扬娜•斯科伊别达称,这次的调查事件“测试出了信息传播领域中自由言论的边界”,并补充说:“其实这次调查就像在电视节目中讨论是不是应该生孩子一样。我们有必要打破禁忌,这样世界才将有所不同。”以色列的“第九频道”是俄语频道,为了声援“雨”电视台,“第九频道”在直播现场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你认为欧洲犹太人是自己挑起大屠杀的吗?” 该频道的电视记者也呼吁媒体“支持仅存的俄罗斯独立电视台”。

  由于财政困难严重影响了频道工作,2014年3月24日,一个名为“支持‘雨’”的集资活动开始了。人们通过银行转账、购买“雨”的周边商品来为电视台集资。这种马拉松式的集资活动在在俄罗斯电视领域尚属首例,为期一周的资金筹集帮助“雨”延长了50天的日常工作。

  2014年4月,俄罗斯总统普京说,将尽力减少监管部门对“雨”电视频道的过度关注,因为电视台已经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后来,全国有线电视公司协会的负责人尤里•波利帕奇金表示,该协会愿意帮助“雨”与合作的运营商进行谈判。俄罗斯媒体支持基金“环境”为他们拨出750万卢布。

  丑闻危机后,“雨”的工作人员只能在公寓里工作,直到2015年初才搬进了新的工作室。由于国家杜马采取“付费电视节目中禁止出现广告”的法律,“雨”只能从观众的付费订阅中盈利。于是,订阅节目的价格显著上升,从之前每年1000卢布(101.4人民币)的价格涨到每年3800卢布(385.3人民币)。除了按年订阅,也可以选择按月和按季度付费。按月付费为480卢布(48.6人民币),按季度付费是1280卢布(129.7人民币)。新用户可以用1卢布(1角人民币)的价格试用一个月。

1

  学生、退休人员及残疾人士可以用折扣价订阅节目,各项节目也可以单独订购。只有付费用户才可以收看HD高清节目和电视直播,使用直播中的回放和评论功能,与其他用户聊天交流。除此之外,付费用户还可以与“雨”的电视记者在Facebook上的私密小组互动讨论。

  成功订阅购买后会出现这样一张图片:“选择“雨”,因为普京曾说:‘这是一个有趣的频道,有着优秀而年轻的团队。’”

  经过两年的挣扎,“雨”似乎已经重新提起精神。现在,比起电视观众,更多的人选择在网络上观看“雨”的节目。“雨”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的有线电视频道,而是一个有直播成分的媒体平台,他们得到的消息和视频首先会公布到网站里。相比从前而言,“雨”在政府相关报道的言论上已经和缓了许多,甚至有网友批评说:“你们的名字已经从“Дождь”(雨)变成了“Вождь”(首领)”。

  然而,他们仍然生活在一种不安之中,针对“雨”的政治压力仍在继续。2015年12月7日,“雨”被指控宣传煽动极端主义内容,检察机关再次对电视台进行了检察。2016年7月,一个政府集团认为“雨”关于伊斯兰国家的报导违反了国家媒体法。

  令人窒息的媒体环境,敏感的政治问题,激进的人物报道……如果要继续他们坚持的言论自由,“雨”似乎还有很艰辛的路要走。

  然而,“雨”对此也并不悲观:“两年前,我们的订阅者知道他们是在拯救我们的频道,在挽救言论自由。但现在,他们明白自己已经不是在拯救我们了,而是在购买优质的内容。局面已经有一些变化了。”

热门搜索

Copyright @ 2016 am1015.com All Right Reserved